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被照片威胁的老师
被照片威胁的老师

被照片威胁的老师

学校的早自习7点半就要开始了!思文急忙起床,手忙脚乱地在衣柜里找起了衣服,这时,她才发现自己下身只穿了条连裤袜,要脱了它,再穿上内裤,再穿上丝袜?不,来不及了!思文直接套上了套裙,下体只看得见一条裤袜的缝线。心急火燎地赶到学校,却发现停车场里面的车位都已经满了,只有一个门卫室问口的位置还空着。思文无奈地停好车,一打开车门,老李那矮小的身子立马就迎了上来。”早上好啊,徐老师,今天怎么这么迟啊,您吃了早饭没啊?“思文可没空理他,拿起手包就往教学楼赶。却不想走得太急,手包‘吧嗒’一声掉在了地上。老李见状,立马快步上前,作势要帮思文捡手包,却醉翁之意不在酒,目光射向了蹲着的思文的裙下。”咦?那骚货没穿内裤?“正欲再次确认一下,思文却已站起身子,头也不回地朝教学楼赶去。只剩下老李站在原地,回味着刚才的那一抹春光。

  由于马上就要开始早读了,教学楼里已经没有多少人了,学生们都坐在教室里等着早读的开始。高跟鞋‘吧嗒'’吧嗒‘地敲击着地板,突然,”诶呦!“一脚踩空,思文重重地摔在了地板上,脚踝也扭到了。这时,”叮铃铃铃“早读的铃声响起了。思文坐在台阶上,轻轻地揉着自己受伤的脚踝。”咦,徐老师,您怎么在这?您受伤了?“思文抬起头,发现是自己儿子的好友小方,也不知道为何开始早读了还在这。思文勉强地翘起嘴角”嗯,老师刚上楼梯的时候扭到了脚踝,你能帮我一下吗?“看到心中的女神此时痛苦的模样,小方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上前,蹲在台阶上,”老师,我帮你揉揉脚吧,也许会好的快些。“也不等思文作答,小方就捧起了思文受伤的左脚,脱了高跟鞋,放在自己的膝盖上,轻轻地揉了起来,目光却死死地盯着思文的小脚。思文受伤的是脚踝,而小方却在脚掌心轻轻地按了起来。由于疼痛,思文的五个脚趾头不停地扭动着,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趾头在丝袜的硬衬下显得异常得诱惑。思文并没有察觉自己脚上的目光,反而开始享受起小方给自己的按摩。小方的按摩很不错,力道一下子重,一下子轻地落在脚掌上,那种疼痛中带着舒适的感觉立马传遍了全身,下体也渗出了一点点淫水,差点就要舒服地呻吟出来了。突然,思文想到自己今天下体没有穿内裤而只穿了裤袜,万一让小方看到,那自己的形象就全毁了,想到这里,也顾不得什么舒适了,猛地一下子就把脚伸了回来,穿进高跟鞋里,并且并拢了双腿。正沉浸在思文丝袜脚的魅力中的小方猝不及防,下巴’吧嗒‘一声被思文的脚给踢到了,隐隐生疼。”老师,怎么了,是我按得不好吗?“小方一脸的无辜和郁闷。”不是的,小方,现在已经是早读了,老师要去教室了。“说完,思文忍着疼痛,扶着扶梯,向上攀去。小方看着思文背影,突然拍头”哎呀,刚才忘记看徐老师里面穿的什么颜色的内裤了,亏了亏了,唉……“后悔也晚了,只得带着遗憾往教室走去。却不想,这平日里端庄的女教师,下面根本就没有穿内裤,连裤袜也不是那种裆部加厚的那种,只有一条细线。


  待到思文艰难地走到办公桌前,早读的下课铃已经响起了,无力的靠在椅子上,思文竟有点怀念刚才小方给自己揉脚时的那种感觉了,那种时而重,时而轻的感觉,就像是肉棒在自己的蜜穴里抽插一样。真想现在一根肉棒给自己的小妹妹止止渴啊。由于行动不便,思文便和别的老师换了课,把上午的课换到了下午,然后趴在办公桌上,昨晚的疯狂高潮和今早的事故,让思文感觉很累,不一会儿就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王胖子的身影出现了办公室的窗外。思文可是王胖子心中绝对的女神,从思文刚调到这个学校开始,思文便成了王胖子心中唯一想要推倒的目标,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,却始终没有找到好的机会,思文也是准时上班下班,连办公室聚会,学校的新年酒会也不参加,王胖子只能看却摸不着,心里不知有多着急。前不久,刚听说思文的丈夫出了车祸,王胖子就一阵兴奋,他感觉,自己的机会来了,目标马上就要实现了。于是乎,王胖子有事没事地就往思文的办公室跑,想要亲近一下,却老是碰了一鼻子灰。这天,算准思文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都在各自的教师里上课,王胖子就兴冲冲地跑来了。

  打开办公室的门,王胖子就往思文的座位上望去。”咦,人呢,那娘们儿这节没课啊!“王胖子又张望了,却由于思文的座位在办公室的最里边,任王胖子怎么点起脚尖,也是看不到的。本来还想趁这个时候来个二人世界,却没想到……唉,王胖子走出大门,失望的神情溢于言表。快要走过办公室的时候,王胖子不死心地透着窗户往里一瞟。这一瞟,却发现一缕乌黑的长发披落在办公桌旁,”哈哈,总算被老子给找到了,我说人哪去了,原来在这啊!“王胖子再次推开大门,轻手轻脚地走到了思文的位置旁,只见思文正斜着身子,右手托着头,安静地趴在桌上,露出了半边脸。长发自然地洒落着,粉红色的嘴唇随着呼吸而微微颤动,看得王胖子只想马上咬上一口。正当王胖子沉浸在这一幅睡美人的画面中时,一个大胆的想法从脑子中蹦了出来。王胖子自以为自己是个正人君子,却也对自己的想法不禁沾沾自喜。想罢,王胖子轻轻地喊了两下:”徐老师,徐老师。“见思文没有反应,便飞快地从裤兜里掏出了新买的iphone4,打开照相功能,往思文的胯间伸去,这时候思文由于斜躺着,双腿紧紧地并拢,王胖子连拍了几张,却只能拍到白花花的大腿。正准备放弃回去的时候,不想天助王胖子,思文早不早晚不晚得挪动了下身子,变成脸朝下地趴在桌子上,那双腿也随之分开。此情此景,差点让王胖子兴奋地大叫起来,立马掏出手机,对着思文的胯下狠狠地拍了几张,也不检查下拍得质量如何,便飞也似的跑了。

 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又猛灌了一口凉水,却依然难以平复自己激动地心情。”哈哈,今天赚大发了!这骚娘们儿穿得是什么内裤呢?红色的?白色的?黑色的?灰色的?还是蕾丝的?雕花的?镂空的?抑或是丁字裤??想到这,想到这,王胖子飞快地掏出手机,打开了图片资料库,这一张,是大腿,这一张,还是大腿,这一张,还是大腿,这一张!!!王胖子突然坐直了身子,这!这!

  !这!!!只见图片上依稀可见两片肉,淡淡的褐色中带着些许粉色,一条粗线从两片肉中穿过,不偏不倚,好像有一颗豆豆被粗线给挡住了。“不愧是老子花了大半个月工资买的高级货啊,这照片,拍得真他妈清楚!”过了好一会儿,王胖子慢慢平静下来,自己手里有这宝贝,那骚娘们儿还逃得出我的手掌心?不过,要怎么玩儿这个骚货呢?

  太简单就没意思了!王胖子得意地躺在老板椅上,表情时而紧绷,时而淫荡,还不时地用舌头舔了添自己的嘴唇。思文此时正趴在桌上做着美梦呢。一觉醒来,发现已经临近中午了,思文直起身子,伸了伸有点酸痛的腰。这时,小军也走进了办公室,准备和妈妈一起去食堂吃饭。

  见状,思文拿起手包,就站了起来。“哎呦!”思文这才想起自己的脚还伤着呢。


  “妈妈,你怎么了?”小军见状立马上去扶住思文,“哇,好软!”来不及享受这快感,小军这才发现自己的大拇指正摁在妈妈的胸上。思文却对这突如其来的侵犯没有任何反应,只是挽着儿子的手向食堂走去。

  打好饭菜,找了个位子,母子俩面对面地坐了下来。“小军,最近的有没有认真地上课啊?学习要抓紧点,别动歪脑筋。”由于小军的功课一向不错,思文对儿子也比较放心,只是象征性地叮嘱了几句。“还好吧,反正就那样,妈你就别担心了,我自己有数的。”看到儿子自信的表情,思文也感到很欣慰,丈夫不在了,儿子就是自己心里唯一的牵挂了。

  此时,学校附近的电信移动厅里,一个胖乎乎的身影一进门就大声嚷嚷:“小姐,快点帮我办一张新的电话卡,急用!”此人不是王德胜王胖子又能是谁,拿着新的电话卡,王胖子迫不及待地把新卡换进了手机。

  “嘿嘿,有好戏看了!”手机一开机,王胖子就输入那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号码,选了一张照片,“扑呲”,一条短信就发了出去。

  这时候,思文还在食堂里和小军一起吃着午饭,“嘀嘀嘀”手机传来了一声铃声。“唉,可能又是诈骗集团发得诈骗短信吧。”思文心想,也就没着急掏出手机来看。此时的王胖子正走在回学校的路上,手里紧紧地握着手机,心思却飘到了远在食堂的思文身上。

  这娘们儿看到这照片有什么反应呢?是恐惧?是羞涩?抑或是恼怒?王胖子得意地YY着。却不想都回到了办公室,那手机还是没有任何反应。“难道是没收到?只要是个人,收到这种短信都不会没反应吧?”

  王胖子无限纳闷,急忙掏出手机,又发了一条过去。这时候的思文刚吃完饭走出食堂,手机“嘀嘀嘀”地又响了起来。这次,思文终于掏出手机,屏幕上显示着一个陌生的号码“看来又是一个无聊的诈骗短信了。”思文也没打开看,又把手机放回了手包里,缓慢地向办公室走去。

  此时的王胖子正不停地自己的办公桌前踱来踱去,心里的焦急溢于言表。都发了两条短信了,怎么还没反应?难道那娘们儿根本不在乎?想到这,王胖子立马换上原来的卡,按下了思文的号码。

  “喂,徐老师啊,我是王主任啊,今年学校的高级职称标准刚刚下来了,有空的话来一趟教务处,今年你评上的机会看起来很大啊。

  ”这高级职称关系到自己的工资和退休后的待遇问题,可不能怠慢了,思文“哦”了一声就转头向教务处走去。

  王胖子对自己的觊觎思文心知肚明,却无奈官大一级压死人,平时也只是无奈地应承着,如果他给自己小鞋穿,那后果就严重了。现在没有了丈夫的收入,思文只能一人承担起母子二人的全部生活费用,虽然不至于饿肚子,可日子也过得紧巴巴的。“看来,也应该去外面做做家教赚点钱了。”

  想着想着,就来到了教务室的门口。刚准备敲门,门就“滋啊”

  一声地打开了,随之,王胖子那张肥脸就露了出来。“徐老师,难得来一趟,快点请进请进。”王胖子这单人的办公室比其他老师的集体办公室宽敞了不少,思文走到办公桌前,拉开椅子就坐了下去。王胖子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的,让外人看了,还以为王胖子是思文的跟班呢。

  王胖子在身后忙活着,眼珠子却瞟向了坐在椅子上的思文,此时的思文翘着二郎腿靠在椅背上,裙子向上掀起了一段,露出了一条白花花的大腿。王胖子在后面看得连口水都快流了下来。思文背对着他,却能感觉到一股不是很善意的目光笼罩着自己,“这王胖子肯定有什么坏主意,不过这高级职称对现在的自己太重要了,算了,给他看几眼又又何妨。”

  “徐老师,早上我路过你办公室的时候发现你趴在桌子上睡觉,是不是最近工作太辛苦了?你还年轻,要多多保重身体啊,身子是革命的本钱啊!”思文只是应诺着,却不知王胖子的心里正打着另一幅算盘。

  坐了许久,这王胖子却始终不提评职称的事儿,只是绕着一些生活工作上的事儿胡乱扯着。领导不提,思文也就没有提起这事儿。

  “这王胖子,搞什么名堂!”随之,思文就起身告辞了。看着那身影慢慢消失,王胖子心想“看来她还没看到短信啊,怪不得不鸟老子!”想罢,王胖子立马又发了一次短信。

  “嘀嘀嘀”,思文刚走进办公室,手机再次响了起来。回到座位上,思文点开了短信。短信中没有只言片语,只有一张照片,一张关于女人胯下的照片,一张关于一个女人没有穿内裤的胯下的照片。“吧嗒”手机掉在了地上,“啊!”思文瞬间惊出一身冷汗,照片中的女人不就是自己吗?看样子,应该是上午自己在睡觉时被人偷偷地拍下了,可又是谁呢?王胖子!!!想到刚才王胖子对自己若有若无的暗示,和那双不断瞟向自己胯下的眼睛,肯定是他没错了!他想干什么?思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顺了顺耳边的鬓发,努力地使自己平静下来。这时候的办公室并没有多少人,也没人发现思文的异样。

  “你想怎么样!”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滑动,按着来时的号码,回了过去。发完后,思文的脸色愈发地凝重,眉头紧紧地挤到一起,两只大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天花板,等待着她的,不知道是什么。

  ’叮咚,叮咚!‘手机铃声终于响起,王胖子立马甩掉手中的茶杯,拿起手机。嘿嘿嘿,想不到你也有落到我手里的一天!

  “不想干什么,就是想你。”

  “有什么要求才能删掉那些照片?”

  “要求么,当然就是你了!具体要怎么做,嘿嘿,我还没想好,等我想好了我会通知你的。”

  放下手机,思文越来越感到不安,谁知道他会不会提一些非分的要求来玩弄自己,只是把柄在人家手上,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为了自己的名誉和儿子的未来,豁出去了!

  午休时间很快就过去了,下午第一节是思文的课。来到办公室内的洗手间,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,恍惚间却看到昨晚那个只穿了一条裤袜外浑身赤裸的自己。想到这,下体不自觉地渗出了一丝丝淫水。

  难道自己天生就是个爱穿丝袜而不爱穿内裤的淫荡女人吗?

  一抹红霞渐渐飘上了思文的面颊,看着镜子中时而端庄,时而婀娜,时而淫荡,时而柔弱的自己,思文竟对王胖子的短信产生了些许期待。

  “叮铃铃铃”思文踩着上课铃声走进了教室。

  “下午我们要进行中考作文的模拟演练,题目是《我为……而活》,文体不限,自由发挥,800字以上,务必要在下课前完成,不然,放学后留下来罚抄作文。都听明白了没?现在就开始吧。”

  宣布完这节课的内容,思文有点无力的坐在讲台前,今天发生的一切让思文感到很疲惫。瞟了瞟放在讲台上的手机,有点害怕,却又有一点点的期待。

  “呲呲呲”手机“正合心意”地在讲台上跳动着。

  “又是那个号码,不知道要我干嘛。”

  “现在张开双腿自慰,不照做的话,全学校的人就都会知道你这个只穿丝袜不穿内裤的淫荡女教师了。”

  思文抬起头环顾了下四周,教室里静悄悄的,大家都在伏笔疾书,走廊上不见一个人影。那个人,到底在哪?来不及多想,思文只得慢慢地分开双腿,把裙子往腰上卷了卷。还好讲台桌的下面是挡着的,不然第一排的学生就全看到这一幅淫荡的画面了。

  此时的王胖子正坐在学校监控室里,原来的保安早被他打发走了,调出思文所在班级的画面。

  思文的学校每个教室都装有两台监视器,一台位于教室正中央,另一台在教室正门入口处的天花板上。

  “还在想什么,难道你要让全校都知道你的’光辉事迹‘吗?”

  手机里又传来一通短信,虽然害怕学生发现,却不得不照做。右手缓缓地放下,食指和中指轻轻地贴在私处。这时,思文才发现自己的私处早已是汪洋一片,蜜液从裤袜渗出,闪着些许光亮。

  “使劲地搓,不高潮你今天就要完蛋!”

  左手拿着手机,看着不堪地威胁短信,右手却不自觉地加快了揉搓的力度和速度。

  监控室的画面里,只见一个女教师大大地张开双腿,及膝的裙子已经往上卷到了腰部,一只手拿着手机,另一只手却在自己的裆部使劲地揉啊揉,看那表情,时而享受,时而痛苦,时而带着一些些的愤怒和无奈,小嘴微微张开,双眼却紧紧地闭着。看着这一幅自己以前只能在脑中YY的画面,王胖子掏出了早已一柱擎天的肉棒,使劲地撸着。

  此时的思文早已忘记自己正处于教室当中,面对着是自己的学生,下体传来的一阵阵快感不断地冲击了脑部的神经。

  “啊……啊……”思文禁不住小声呻吟了起来。讲台桌下,学生们正埋头苦写,谁也不想放学后还要留下了抄作文,竟然也没人注意到老师的异常表现。其实不然,教室的最后一排,有一道目光正死死地盯着讲台上的思文,思文的一举一动早已落入了他的眼中。

  快感一波一波地袭来,思文不禁加快了揉搓的速度,头高高地仰起,好像就要到了高潮的边缘。坐在监控室中的王胖子也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撸的速度。

  “啊!”高潮终于来到,弯曲的小腿猛然绷直,连高跟鞋也落在了地上,“扑呲”一声,浊液喷涌而出,王胖子也在这个时候一泄如注。

  也顾不得高跟鞋了,思文点起脚尖就赤脚落在了地上,高潮的余韵还未散去,想不到在自己的学生面前自慰竟然可以这么刺激,这么舒服。过了好一会儿,思文才回过神来,匆匆地整理了一下仪容,只是脸蛋上的红晕却怎么也散不开去。

  不知道那个人在哪,他有没有看到这个场景。

  “小骚货,今天表现不错,就先饶了你,明天再见吧!”

  手机里又传来了那个人的短信,思文痴痴地看着,也不知道是喜还是忧。

  “叮铃铃铃”终于等到了下课的铃声,草草地收起学生的作业,思文就快步走出了教室。明天,等待着自己的又会是什么?

  【完】

  字节数:21429